茅以轼茅于轼谈收入分配改革与共同富裕

军事战争 2019-09-17109未知admin

  茅于轼论造成收入分配差距大的市场原因和非市场原因

  [丛林漫步]:中国的收入分配不公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?产生的原因是什么?

  【茅于轼】:收入分配不公有许多原因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市场造成的。市场把人的机会,人的能力,人的活动范围,所造成的收入差别很明显的暴露出来,在计划经济的时候没有市场,能干的,不能干的,拿的钱都差不多。现在有了市场,差别就看出来了,我觉得市场是一个主要的原因。还有其他的原因,就是非市场的收入,比如贪污腐化,贩毒走私,各式各样非市场性的收入也导致了收入差距扩大。一般来讲,市场化的收入大家还能容忍,不能容忍的是非市场的。[详细]

  茅于轼:富人要得到保护,这在中国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问题

  [不是我不爱你]:茅老师,你原来说过“为富人说话,为穷人办事”?您提出这个观点的理由是什么?发表之后,网上有些反对,现在你还坚持原来的观点吗?

  【茅于轼】:因为我们的社会是相反的,为富人做事的少,为富人说话的多,为穷人做事的多为,穷人当然需要为他们说法,更需要的是为他们做事,可惜这方面不够。为富人做事也不错,但是要为富人说话,还没说呢,就已经错了,你怎么为富人说话,应该为穷人说话,所以很少有人愿意为富人说话。其实富人要得到保护,这个问题在中国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问题。[详细]

  [一天一地一广仔]:请问茅老,面对越来越复杂的经济社会形势,收入分配改革有什么突破口?实现共同富裕有什么切入点?

  【茅于轼】:收入分配,说老实话现在没有突破,现在还处于胶着状态。我刚才已经说了,解决这个问题是两方面:政府、民间。现在这两方面都没有突破,我很希望政府,第一在税收上突破,第二在公共服务上突破,不能把公共服务只瞄准城里人,比如公费医疗,农村人都享受不到。这就是以前批评卫生部,叫“城市老爷卫生部”,就不是为农村服务,而是为城市服务。民间呢,政府应该完全放开,政府可以监督民间的资产机构,不要自己去干慈善。[详细]

  茅于轼:自由主义的自由是不妨碍别人的自由好官须是自由主义分子

  [荥榕]:茅老,人家老称您为,您也曾经说过要做一个坚定的?那在您心中,的标准是什么样的?左右之间如何区别?

  【茅于轼】:如果这样讲,我也可以承认我是个坚定的,怎么定义呢?就是强调个人自由,我自由的力量是非常牢固的,但是我不是说自由就是为所欲为,恰恰相反,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是不妨碍别人的自由,每个人都不妨碍别人的自由,大家都生活在一个没有人妨碍自由的环境中,这个时候每个人得到了最大的自由。而不是每个人都为所欲为,那别人就没有自由了,特权分子为所欲为,特权车开出来大家都得让道,他的自由比你的自由重要,这还有什么自由,所以说,自由主义者主张的自由是不妨碍别人的自由,自由的前提是平等。[详细]

  茅于轼:消除不容许耕地转化成开发地的障碍,解决高房价问题

  [主持人]:您如何评价当前的楼市调控?您判断一下楼市的趋势吧!

  【茅于轼】:现在因为房价涨的太厉害,所以政府出台压房价的政策,但是我并不认为这能解决问题,因为房价高的原因,他没有找出来,现在一些政策不是理顺这个市场,保护这个市场,房价高的原因是地价高,地价高的原因是不允许耕地转换成开发地,土地供给少,价格就高,你敞开供应的话,价格就降下来了。所以,现在政府执行了一条为了粮食安全保护耕地,这条政策,中国的问题是房价太高,茅以轼粮价一点不高,粮价很低,房价很高,就应该把耕地转化成开发地,这是很简单的道理。[详细]

  [远文]:国强与民富,您觉得两者是一种什么关系?

  【茅于轼】:国家的强,不光表现在经济上头,茅以轼而是表现为你的理想对全世界老百姓有吸引力,大家愿意接近你,愿意跟你打交道,甚至于愿意移民到你这儿,你政府的服务好,为什么中国人愿意移民到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,没有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的人移民到中国来,你想想这个道理在哪儿?中国还不强嘛,光有钱,没有吸引力,那个强是光经济上强,要让中国有吸引力,让人家觉得中国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。[详细]

  茅于轼:宁可牺牲一点P,也要追求收入以外的环境和公平目标

  [田园乐土]:你如何看待人保部苏海南提出的收入倍增计划,你觉得国家财政支撑得起吗?你如何评价这个倍增计划?

  【茅于轼】:我没看到它是什么意思,我们改革30年,收入不是倍增,我们增了15倍了,人均收入都增加10倍了,再倍增有什么意思呢,无非就是继续改革开放。现在我们问题P就是收入,收入倍增就是P翻番,恐怕要讲的是低收入的人怎么能够更快提高收入,这不是收入倍增,而是低收入能能够更快的致富,这两个提法不一样。收入倍增就是P快,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太快了,伪P论牺牲了很多别的东西,这个不好,我们要占一点P,但是要保护环境,要有公平的保护每一个人,可能会影响到P,我们宁可牺牲一点P,问题不在于收入倍增,而是在于收入以外的目标,环境的目标、公平的目标。[详细]

  [E政案第4990号提案人华夏雄狮]:实现收入分配公平的关键—国有资产全部注入社保基金,国有资产利润用于社会保障。

  【茅于轼】:曾经提出过把国有资产分掉,估计每户一年可以增加上万块钱的收入,这对解决贫富确实是一个有利的方法。但是他的建议提出来之后,没什么人响应他,茅以轼也没有人认真做收入的计算,怎么实施,这位网友提的问题也是。他讲的是国有企业的利润,现在我们国有企业的利润只有10%是上缴的,90%留到企业里面,他们自己花掉了,当然不一定都发工资了,他们也投资。

  总而言之,老百姓没有享受到,国企利润怎么分配是一个问题。[详细]

  ·为什么有鱼吃还去捉老鼠高考考不出创新型人才

  ·疯狂!贪官又出新的典型四问河南告破无头尸案

  ·百姓害怕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组织也不相信组织

  ·有多少贪官买下美国豪宅官僚资本,一可怕信号

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军事新闻 军事观察 中国军事 国际军事 军事武器 军事图片 军事战争 军事人物 军事故事 时事文章 数码文章 娱乐文章 财经文章 科技文章 时尚文章 汽车文章 游戏文章 星座文章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汉诺威军事网 版权所有  浙ICP备11013604号